我叫王守奇,25岁。在一家销售公司里面做销售经理,因为最近属於行业 的淡季,事情比较少,就和3个朋友约好出去好好的玩一下! 本来和朋友出去的时候兴致很高,可惜运气比较差,刚好碰见严打,所以洗 浴里面的妹妹都出去旅游了…… 我们几个就商量着这次就算了,等有时间在去找乐子。可是有不同意的了… … 大斌说:「咱们几个也够倒霉的,咋这严打就让咱们赶上了呢?」 老冯说:「看你这意思,是不是上面要严打没通知你啊!?」 大斌说:「嗨,你还真别说,他就没通知我。」 小康说:「行了,别贫了。想想这大晚上的咱们去那里吧!」 我说:「要不……咱们找个地方嚎两嗓子去?」 「行啊,去那里啊?」 三个人一直同意去唱歌。 我说:「去胜乐嘉华吧,那里的环境不错,妹妹长的也水灵!」 於是我们四个就开车往那里走,到了地方,就开了一个大包。 我说:「先给我们来点啤酒小吃,果盘什麽的,在把你们这里的妹妹叫来! 」 服务生说:「好,几位哥请稍等一下,我这就给你们叫去!」 不一会,服务生拿着啤酒和小吃进来,後面陆陆续续跟着进来十几个妹妹。 我一看就乐了,还不错,这些妹妹一个个的还算漂亮,主要是都穿的水手服 ,下半生的小裙子刚好把屁股遮住,两条大腿白的晃眼! 我们四个一人挑了一个,然後就让服务生出去了,其实男人来KTV这种地 方,大多数都不是为了唱歌来的,如果没有个妹妹陪着,谁也不会有这个闲心, 大家说是不?哈…… 包间里面的灯光比较昏暗,我们四个一边听着曲子,一边和各自身边的妹妹 咬耳朵。 我抱着我挑的那个妹妹问着问那……我说:「妹妹叫什麽啊?」(有种怪叔 叔在骗小孩子的感觉……= = !) 妹妹说:「我叫薇薇……」 她过来揽住我的胳膊。丰满的乳房碰到了我的身上。我心里酥了一下,下体 硬了起来,「你怎麽了」,她发现了我的变化,「是不是没想好事啊」 我说:「不想好事的男人,不是好男人!」 由於靠的比较近,她身上的阵阵幽香钻到我的鼻内,是我更加的骚动不安。 我的手试探着慢慢的抚摸着她的香肩。由於她穿的是水手服。我能感觉到她 胸脯的浮动,我的手从她的领口探了进去,她并没有反对,只是动了一下身体, 我从她的乳罩里摸到了她的乳房,好好嫩啊,她嘤了一声钻进了我的怀里,着我 让更加的放开了手脚,手向她的两腿间摸去,刚摸到她的内裤上,她突然将我的 手推开了,我愣了一下,「这里不行!」 我说:「为什麽?」 她说:「这里是上班的地方!」 我说:「哦,那是不是不在上班的地方就可以啊?」 她说:「坏死了……你说呢?」 突然她的手伸到了我的两腿间,轻轻的隔着长裤摸着我的阴茎,她坏笑着看 着我。 我按捺着心里的慾火,坚持到我们离开,我跟微微说:「走吧,晚上哥哥带 你出去玩!」 她说:「好啊,反正我也下班了!」 我问她:「去什麽地方?」 她说:「你不说要带我出去玩,当然是你说地方了!」 我说:「这可是你说的,别後悔……」 和朋友分开後,我带着她去了阳光大酒店,我从来就没有觉得去宾馆的路这 麽远,好不容易到了宾馆开好房间後,我急忙抱住了她,手在她的身体上探索着 。 「等一会,先洗个澡,你身上都是酒味」她撒娇的说道。 於是我到浴室洗了个澡,我洗完出来後。她说:「我也的洗一下啊,等我一 会啊。」 一会水声从浴室中传来。在等会吧饿哦告诫着自己,不差这一会了。我无聊 的看着电视,可心思根本就没在电视上。 「好看麽?」 不知道什麽时候她站在了我的身後,裹着浴巾的身体散发着阵阵的幽香。 「好美啊」我赞叹道。 「那你还等什麽呢」她笑着说道。手慢慢的把浴巾拉开露出诱人的胴体。 细细的腰身,挺立的乳房,女人傲人的本钱在我面前暴露无疑。控制自己的 身体,猛地扑向她,把她按到床上。 嘴唇在她的胴体上亲吻着,手摸着她的挺立的乳房,她回应着我的亲吻。手 解开了我的腰带,将我硬的发烫的鸡巴掏了出来,来回套弄着,嘴里哼哼着。 我的手从她的胸脯移到了她的两腿之间。一些淫水占到了我的手上。我放到 鼻子上闻闻,没有一丝的杂味。 「给我,我想要麽,」 「想要什麽?」我故意问道。 「你坏麽,人家不说麽。」 我脱光了我的衣服,压到了她的身上,我一手分开她的小阴唇,一手把鸡巴 对准她的阴道口,屁股朝前一挺,涨得像熟透的李子的鸡巴头就滑进她滑润的阴 道。 我恨不得一插到底,但是决定不让我和她的这一次接触结束得太快。 我一寸一寸地插进去,每进一寸就像我的整个人都逐步滑进她的身体,每一 下都能感受到她里边那温热的嫩肉对我阳具的磨擦,那种感觉真是太美妙了。 我觉得有点像做梦,周围的世界化成雾一样的虚空,唯一能证明我存在的就 是从鸡巴上传来的阵阵酥痒。还最後一点的时候,我突然的用尽全力一插,整个 大家夥尽根而入! 她呻吟一声,轻轻说:「插到底了。」 我低头看看两人联接的地方,说:「琴小姐,我来了。」 她用手指摸摸我的脸,温柔地略带羞涩地说:「你呀,不要太急,慢一点。 好吗?」 我用力的点了点头,然後把鸡巴抽了出来,又一次直插到底,开始了我的动 作,我慢慢前推,鸡巴头轻轻滑过子宫口,终於抵到阴道的最後端。 她等我连根尽入,长长地呼出一口气,绷紧的身体松弛下来,她的双手温柔 的环上了我脖子,整个人紧紧地贴着我,下身扭动着,迎合着我的插入,狭窄的 小穴一张一缩的,吸得我好爽。强烈的快感使我渐渐地失去控制。我不顾她的娇 喘,大幅度地进出,像个发了情的野兽一样。用力的歃着她的阴道。 「啊……轻点,大哥……呀……啊……」她不禁呻吟起来。 我的动作不断地加快,插得她娇喘连连,每一次冲击之下,她的身体就像波 浪一样随着起伏,尤其是胸前那两团洁白的肉球,一荡一荡的,煞是诱人! 「啊……啊,大哥……呀……啊……用力,啊……」 她的头发被弄得披散开来,撒在床上,衬着她那张晕红的俏脸,让我无比的 兴奋。 我越来越激动,动作也越来越大,整个床都跟着动了起来,她的下身已是淫 水泛滥了,阴毛都贴到了一块。 我插到兴起,乾脆把她的双腿都扛到了肩上,让她的整个阴户更加地挺起, 我捧着她的双腿,又是一阵的狂插!真插得她浪叫不止!! 终於,高潮来了,她一把抓住了我的双肩,指甲都插到我的肉里去了,她象 失神一地叫了起来,她的小穴也一下紧紧地吸住了我的龟头,我只感到一股酥痒 从鸡巴扩展到全身,小肚子里一阵痉挛,精液像决堤的洪水,一波一波地喷进她 的阴道深处。 「啊……」我叫了起来,紧拥着她的身体,让精液尽量地射入她的子宫中! 精射完了,我也附身瘫倒在她身上。 我迷迷糊糊地睡了几分钟,醒来发觉还趴在她身上,鸡巴已经软了,但仍旧 塞在她的阴户里面。她看着我,一只手搂着我的腰,另一只手在轻轻地抚摩我的 头发。我的上身一动,鸡巴从阴道里滑了出来。 「你的东西流出来了,快帮我擦擦。」她说。 我从身边抓起几张棉纸,擦去从她那半张的阴道口缓缓流出的乳白色的精液 。 她爱怜地替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,嗔道:「说过让你轻点的,你这麽大劲 ,真坏……」 我看着她那娇羞怯怯的样子,不由得又抱紧了她,吻上了她的双唇,和她在 床上爱抚起来…… . 突然间,我觉得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:这就是那个让所有男人神魂颠倒的 东西吗?这种感觉持续了一两秒钟,就被情慾取代了。 我俯下身子,深深吸一口弥漫着阴户味道的空气,把她的小阴唇依次含到嘴 里吸吮,然後用手把两片花瓣轻轻的拉向两旁,舌尖沿着微微张开的阴道口舔了 一圈。 伴着她的呻吟,我把大半个舌头伸进她的阴道里,模仿着的动作进进出出了 几分钟,我的舌尖向上移动,在尿道口轻点一下,然後把她的阴核吸到嘴里。 她长抽一口气,用手扶住我的头。 我紧抱住她的大腿,同时用舌尖快速地摩擦她的阴核。 她的呻吟越来越频繁,两手把我的头紧紧地按在她的阴户上,又舔了好几分 钟,就在我的舌头开始因为疲劳而感到僵硬时,她突然抬起屁股,阴户向前挺, 同时两条腿夹紧我的头,嗓子里发出嘶叫一样的声音。 这个姿势持续了十几秒钟,然後她安静下来,身体也瘫软在床上。我抬起头 ,看到她闭着眼睛,呼吸仍有些急促,但脸上的表情是完完全全的放松和满足。 她一动不动地躺了几分钟,睁开眼睛朝我笑笑,笑容里带着我从未见过的娇 羞。 「好久没有这样爽了」 我们拥抱着久久不愿分开。事後她把她的手机号码和QQ号码都留给我,让 我有时间找她,我跟她说的。我也知道了她的真名,她跟我说她叫李佳,还跟我 看她的身份证,我一看她才19岁。一直到现在我都时不时的给她打电话,我们 两个一有时间就出去开房。